188书屋>前妻的复仇>目录>

【390】死期到了

【390】死期到了

小说:前妻的复仇作者:湛王妃字数:2349更新时间:2016-06-02 07:22:39

   【390】死期到了

  “妈,你总是疑神疑鬼的,我能走多远便走多远,如果从一开始就躲在角落里不出来,也许我现在也只是个上不了台面的穷小子。现在的S市,还有谁敢看不起我们母子?等把简氏的股权弄到手,我会为爸选一块风水最好的墓地,让他也能看看我的出息。”傅天泽的眼神里露出自豪的光,也有着无法言说的心酸苦涩,但隐忍了十余年,总算苦尽甘来,他不会承认他曾在午夜痛哭过。

  刘翠云还想再说什么,被傅天泽拦下了,他松开她的肩膀,朝花园的方向走去,道:“妈,我去看看小莫种的花,顺便浇浇水,你让小安她们给我准备早餐,今天我要早点出门。”

  迎着腊月并不怎么刺眼的阳光,傅天泽做完了运动,又去给莫苒种的两株花儿浇水,其实也算不上花,只是草,长了些奇怪的叶子,他不知是什么花,问莫苒,她也只说是买来的种子。

  傅天泽仔细辨认了一番,忽然不知哪儿来的灵感,怎么觉得那叶子看起来像是罂粟……但又觉得不可能,也许是小莫并不知道罂粟有毒,它未开花前还好,等到开了花、结了果,危害就大了。

  但随即又释然,小孩子的玩意儿,即便真是罂粟,这么两株花儿,开了也顶多做个观赏用,能有什么危害?

  吃完早饭,傅天泽收拾了一下准备出门,临走前,对刘翠云道:“妈,今天都腊月二十六了,年前我想把小莫的妈妈接来这边,跟咱们一起过年,您让家里头收拾收拾吧,晚上回来,我再定个时间去接她……”

  莫苒在牢里,把她的妈妈接来过年,傅天泽忽然冒出来的念头连刘翠云都有些不理解,她也不想跟儿子争,叹气道:“先别闹那么大动静,听说她妈妈在医院重症病房,小泽,你再心疼她,也要有个 度……好了,好了,妈不跟你吵,等晚上回来再说。”

  说着,刘翠云在傅天泽的胳膊上拍了拍,算作送他。

  傅天泽上了车,车刚驶出别墅没多久,一只胎却不知怎么爆了。

  司机只得下车,将备用的车胎换上,换胎耽误了不少时间,上车连连道歉道:“傅总,抱歉,真不知怎么回事,好端端的爆了胎,也没见扎到什么……”

  傅天泽今天的心情不错,没跟他计较:“走吧。”

  到了银行的时候已经是半上午了,左媛给他发来一条信息:“已经见到顾景臣了。”

  傅天泽没有理会她,见到有什么用,他需要的是最终的结果,并不在乎她用什么手段,也不需要她随时汇报进度,他烦顾景臣还来不及,有什么兴趣知道他去了哪里?

  左媛在担忧害怕,傅天泽是知道的,但与他有什么关系?他并不同情可怜她。

  没有回短信,傅天泽进了银行,去到专属的保险柜处,他有点不敢相信努力了这么久,胜利的果实就在眼前了。

  深吸了一口气,输入密码,保险柜提示音……打开了。

  傅天泽发现自己的手有点颤抖,他将柜门拽开,有什么压在了门上,他费了点力气,等到柜门完全拉开,出乎意料的,他首先看到的不是文件,而是一个黑色的小盒子。他拿起那盒子,想要看个究竟,盒子上的一个按钮自动感应温度,发出异常刺耳的声音,接着,整个银行的报警系统忽然响了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傅天泽忙退后一步,难道有人设计他?

  不一会儿便有银行工作人员过来,甚至有保安严正以待,像是看着抢劫犯似的望着傅天泽。傅天泽毕竟经历过大风大浪,只要没有足够的证据,他是绝对不会承认想要盗取文件,他保持着镇定,看着那些人道:“抱歉,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?不知道你们银行能不能给我一个解释呢?”

  银行工作人员也弄不清楚状况,一面戒备着,一面安抚他道:“先生,抱歉,也许是我们这里出了疏忽,请您稍等,马上有人来处理。”

  本以为事情可以很快解决,不过是银行系统出了故障,可是随后赶来的警方人员却目光凶狠地盯着傅天泽,深吸一口气道:“傅天泽先生,请您跟我们去警局一趟。”

  傅天泽耸耸肩,不以为然地挑眉:“我想这里面应该是有误会吧,我开个保险柜,银行系统出现故障,我有什么罪?你们可知道我是谁?”

  他的语气很镇定,连笑容也一如既往地平静,像在和一群客户寒暄。

  警方人员却不理会他的解释,戒备地掏出了配枪,指着傅天泽道:“傅天泽,你涉嫌策划参与一宗恶性谋杀案,十分钟前有人进行了实名举报,现在,请你跟我们走一趟。从现在起,你有权保持沉默,但你所说的话将会作为呈堂证供!”

  傅天泽的脑袋“嘭”的一声炸开,在他惊讶弄不清状况时,几名警方人员冲上前去,一把将他按在了地上,拷上了手铐。

  被押着上警车之前,傅天泽已经反应了过来,他是恶人,怎么可能一句都不辩解就任由人带走?

  他问道:“实名举报的人是谁?他有什么证据?我从来没有捏死过一只蚂蚁,你们凭什么冤枉我……”

  他一路走一路问,沿途银行的柜台和保安,甚至连打扫卫生的阿姨都对他指指点点,脸上的神情简直比瞧见了魔鬼更害怕。

  傅天泽不理解为什么,但是当他被押解出了银行大门时,忽然瞳孔放大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——

  银行地处CBD最繁华的地段,正对面有一面超大的电视广告墙,平时会播放一些奢侈品或商业活动的广告,可是这个时候在播放的却是一段他自己亲身经历的片段……

  时间,去年3月。地点,盛世豪庭大酒店的总统套房。人物,他、他死去的妻子简宁、岳父简正业、岳母沈佩佩,还有沈露。

  时隔近一年,作为旁观者的角度看着那场盛世豪庭火灾案的实质,傅天泽的呼吸都有点不畅,他艰难地吞咽着口水,一直以来维持的镇定和平静轰然倒塌。西装革履的未来简氏首富,原来是最可怕的杀人魔鬼!

  傅天泽的脚无法再迈步,身体瘫软下来,警方人员却并不同情他,两人拖着他押解上了警车,他的领带、头发、西装全都乱了,再没有早晨的意气风发。

  ……

  在CBD的这家银行发生混乱时,化名简凝的左媛约了顾景臣出来,地点是一家高档咖啡屋,在顾景臣来之前,她已经点好了两杯热饮。

  顾景臣坐下,左媛便笑道:“我记得四少喜欢喝加糖加奶的咖啡,这家的手工咖啡不错,希望合四少的口味。”

  顾景臣的脸上没有什么笑容,他对左媛的自作主张没什么意见,拿起汤匙搅了搅那杯咖啡,不知怎么的,忽然就想起很久之前莫苒为他泡过的咖啡,她清楚地知道他的喜好……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