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8书屋>剑鸣九天>目录>

第1574章 岁月以后

第1574章 岁月以后

小说:剑鸣九天作者:一株仙草字数:2192更新时间:2019-08-09 08:07:12

  

  没有人可以不朽,纵然是神明,也有陨落的那一天。

  持续了千百万年的黑暗动乱,终于在这一刻圆满的结束了。

  可大战过后的人间,也彻底凋零,生命俱灭,到处都是废墟与尘埃。

  青帝与人皇离开了这里,踏入虚空,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
  那场可怕的大战,足足维持了数十年才开始落幕。

  太初陨落了吗?

  黑剑士是否还活着?

  没有人知道。

  很久很久以后,那一张张稚嫩的脸孔来到这里,看着那条路,他们发呆,失神……

  白衣老者目光复杂,为他们讲述起那场可怕的大战:“诸神之战,大成黑剑士证道了,最后一场是在虚空进行的,很多人都在围观,但没有人可以看到战斗的画面,到了现在已经过去很久,黑剑士始终没有回来。”

  一名少年好奇的问道:“平定动乱的不应该是大帝吗?”

  是的,十年以前,帝司在神魔大陆证道了。

  白衣老者肃然,认真的讲述:“你们要记住,平定这场动乱的是那名剑客,从黑暗中走来的剑客,不是什么大帝。”

  当一千年过去,那名剑客再次睁开双眼,有谁还记得他的名字?

  千百万年的黑暗岁月,数百年的可怕动乱,他耗尽了所有,平定这场动乱,熬过了上苍与天道的抹杀,更是熬过了神明的诅咒。

  可到了最后,他还是被黑暗淹没了。

  那名剑客……黑剑士。

  那样艰难的一个时代,只有他一个人,一柄剑……

  少年又问:“他的亲人呢?”

  老者微微拾首,注视着远方,轻语:“没了,都陨落了,消息是后面才传出来的。”

  或许还有几个好友活着,但也仅仅是那么几个了。

  据说,他的母亲陨落在地狱中,燃烧自我,施展出天道封印,而他的妻子也在那场动乱中陷入沉眠,至今不曾复苏。

  更悲哀的是,他的子嗣。

  少年睁着大眼:“黑剑士还有子嗣吗?”

  老者道:“有,当然了,如果不是阴阳子的阴谋,他的子嗣很有可能会与他并肩作战,可惜了……”

  木的出现,让所有人都看到了李逸的影子,但悲哀的是,他无法远离那个可怕的漩涡,最终成为了牺牲品。

  这时,有人惊呼:“老师,这里还有一柄剑。”

  诸神之战太可怕了,昔日出现的神兵,几乎都破碎了,不复存在,可现在这片废墟之上,竟然还有一柄完好的剑。

  其实,也不能说很完好,只能说保存得比较完整。

  看到这柄剑的那一刻,老者眼瞳骤缩,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,那浑浊的目光深处闪烁着晶莹的液体。

  他哭了。

  他颤抖了从泥土中,小心翼翼的捧出那柄剑。

  他仔细的触摸着,浑浊的目光变得温柔了起来,就像是看到了恋人。

  少年问:“老师,你认识这柄剑?”

  老者深吸一口气,回答:“孩子,这是无双,天下无双的无双,举世无双的无双。”

  少年愕然。

  老者接着说道:“庄子三剑合一,故而取名无双,当年我恰好看到这个画面,三剑便是天之子剑,诸侯之剑,庶人之剑,你们要记住,天子之剑代表了黑剑士的大师兄林一凡,诸侯之剑则是他最小的师弟,庶人之剑是他的四师兄。”

  一群少年恍然,心神晃动。

  师兄,我想你了。

  老者紧握着无双,心中颤抖。

  他可不是什么路人,而是昔日的淮阳离子,是的,他还活着,可那场大战过后的他,几乎耗尽了生命本源,短短的数十年一下子苍老了。

  最后,他回到红星学院,成为了这一代的院长。

  这是一道无人知晓的秘辛。

  无双还在,但故人却已经逝去了。

  师弟啊!你还活着吗?帝司已经证道了,师兄可能守不住了啊!

  他注视着虚空,还在流泪,心中悲恸无比。

  少年看着老者:“老师,你怎么哭了?”

  老者顿了顿,刚想要说话,昏沉的天宇深处,突然出现一道裂缝,那是一条虚空通道,紧接着,一只可怕的大手掌拍了下来。

  他视线一凝,挥了挥手,直接开启虚空通道,欲要带着这一群少年少女离开这里。

  然而,那只手拍落下来的速度太快了,直接压住了那条通道。

  老者露出怒容:“帝司,你太过分了。“

  听到这两个字,少年少女们无不悚然,帝司?神魔大陆上证道的那个帝司?

  我滴天,大帝对他们出手了吗?

  他们都是新入学院的人,所以不是很清楚红星学院的来历,还有学院背后与帝司之间的恩怨。

  这一刻,他们心中震撼无比,更是想不通,堂堂大帝为什么要对他们出手?

  五灵珠释放出来,挡住了那一巴掌,但很快又是一道强大的攻伐落下。

  淮阳离子勃然大怒。

  就在此时,远处的大地上走来了一道身影,是个美丽的女子,衣袂飘飘,长发披肩,有一张精致而妖孽的脸孔,魅惑众生,倾国倾城。

  一犟一笑间,仿佛天地都失色了。

  砰……

  空间之书飞了出去,释放出一种不朽,笼罩着淮阳离子与所有的少年少女。

  董千雅来了,虽然未成帝,但倚靠着空间之书的力量,还是勉强可以挡住帝司的杀戮。

  她撑开眼帘,注视着天宇。

  淮阳离子见到她来,吐出一口气,苦涩的说道:“又麻烦你了。”

  董千雅垂下头颅,轻语:“若他还活着,帝司怎敢如此放肆?”

  这时,天宇深处传来了帝司肆意的笑声:“死了便是死了,哪有什么若不若的?这个时代之下,我帝司便是唯一的神明,从今以后,你们都将遵从着我的规矩与秩序活着。”

  董千雅神色淡漠:“你以为动乱结束了,你证道了,就没有力量可以危险到你了吗?”

  帝司戏谑:“哦?你是在说你的空间之书?还是在说破天剑?又或者那个小小的学院?”

  董千雅不语。

  淮阳离子冷冷的看着他。

  这时,远处的小道上又是一道身影走了过来,那是一名年轻的男子,看起来二十岁出头,步伐匆忙,有一张略带清秀的脸孔,两只眼睛甚是清澈黝黑,有一种道不清的明亮。

  当然了,如果仔细看,便能看到他眼瞳里的那一丝固执,而且还有些熟悉。

  来到这里以后,他深吸一口气,似乎鼓足了勇气,紧盯着天宇深处的帝司怒吼道:“帝司,你还有敌人,我将会打败你。”

  帝司笑了:“哪里来的无知小儿?”

  男子怒道:“我不是无知小儿,我是……黑剑士……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