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大仙屋>妃子令,冥王的俏新娘>目录>

第183章:冰冷警告

第183章:冰冷警告

小说:妃子令,冥王的俏新娘作者:绿依字数:3072更新时间:2014-04-29 07:25:38

  

  月听灵快速的离开冷宫,到了外面之后,这才停下休息,回想着刚才所见所听,心里直发毛,想不到刘梦兰和风鸿宇居然搞到一块去了,两个人不仅想要谋夺皇位,还想打她的主意,胃口可真不小啊?

  谋夺皇位她不管,但是打她的主意,她可得管了?

  不过她的主意可不是好打的,老天爷让她今天看到这一幕,听到这一段话,或许就是在给她提醒,让她提防这两个人,不仅如此,她还得让小风防着风鸿宇这个人?

  “懒得理会他们,先去御膳房找东西吃,免得饿过头了胃痛?”

  风天泽来到兵器库,虽然不知道皇上叫他来这里的用意,不过心里却一直有这样的念头,早点把事情解决早点回去,不浪费時间在无聊的事上?

  皇上早已经在兵器库等着,一看到风天泽,立刻切入正题说正事,“天泽,你来啦,你过来看看这些兵器,都是这一次参加科考武试之人的武器,朕总觉得这些兵器有问题?”

  “有什么问题?”风天泽将眼前各种各样的兵器扫视一遍,根本没什么心思去理会,就算是看到问题也不理会?

  “往年参加武试的人都会在兵器上动手脚,有些甚至抹上剧毒,残.害人命,所有今年朕提出了一个新的要求,就是让所有参加武试的人把兵器提前上交,等他们比试之時,再将武器给他们,而且每一件兵器朕都要检查过,这样一来就没人可以舞弊了?”

  “没必要?”

  “为何?”

  “就是没必要?”我都妹妹?

  “天泽,朕不想每年的文状元、武状元都是一些靠舞弊得来的庸人,朕想招揽一些能人之士,为朕分忧解难,你应该知道朕现在的处境,不是吗?”皇上满脸的哀愁,沉重的叹息,想到自己身边没有一个能人异士,不免感慨万分?

  朝中的人,除了南冥王,他可以说是一个都信不过,如今南冥王有了月听灵,恐怕也可能信不了了?

  风天泽对于皇上的担忧很不屑,讥讽的回答他,“如果一个能人,躲不过一点手脚,那他就不算是一个能人,真正的能人,是能在所有逆境中闯出一条出路?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“皇上还有什么事吗?”

  “朕……”

  “如果没什么事的话,我就先走了?”风天泽话一说完,转身就走,但才走了几步就被喊住了?

  “天泽……”皇上将他喊住,低沉的问:“天泽,你最近对朕似乎疏远了很多,能告诉朕这是为什么吗?以前,朕只要一出事,你就会立马赶来,为朕分忧解难,可是现在,朕就算是想见你一面都难,为什么?”

  “皇上心里应该很清楚才对?”

  “朕不清楚,不知道从什么時候开始,我们之间的距离开始拉远,尤其是你喜欢上月听灵之后?”

  风天泽听到这句话,很不悦,愤然的转身过来,严厉的说道:“这件事跟灵儿没有一点关系?”

  皇上有点被他的愤怒吓到了,赶紧解释,“朕没说跟她有关系,你别太激动了,朕只是想不明白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一直以来朕都很尊重你,表面上朕是一国之君,九五之尊,实际上,朕却不是什么事都能完全做主,因为……”

  “因为有个南冥王存在,让你感觉到自己不是真正的至高无上,对不对?”

  “不,不是这样的,朕……”

  “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明白,与其说是自从灵儿出现之后我们之间的关系开始拉远,倒不如说是月听雨出现之后我们的关系开始拉远?你的雨妃在你面前应该没少搬弄是非吧,一定是怂恿你如何如何对付我和灵儿?月听雨的出现,让你不再像以前那样信任我,既然如此,我们之间就慢慢画上句号吧?”

  皇上有些慌乱,显然是吓到了,着急的为自己辩解,“天泽,事情不是这样的,朕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对付你?”rBDD?

  风天泽不屑的冷笑,嘲讽道:“你是没想过要对付我,但你有想过要对付灵儿,是不是?”

  “不,不是?”

  “皇上,我就是一个怎么好骗我的人吗?”

  “天泽,事情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?”然而事实上,事情就是这样,只是他不能承认,承认就完了?

  “事实是什么样的,我猜都能猜得出来,月听雨是个什么样的人,我更是一清二楚,一个心狠手辣,连自己妹妹都杀害的人,能有多高尚?我告诉你,在三年前,月听雨已经谋害过灵儿一次,只是没有成功罢了?给你一句忠告,远离这个女人,如果你跟她走得太近,那就离我越远?”

  “你是说雨妃在三年前已经谋害过月听灵了?”皇上对于此事很惊讶,开始怀疑月听雨了?

  即便是怀疑她,但她为了他连命都不要却是事实,宫里的女人哪个没有点心机,她这也是正常的?

  风天泽从皇上的眼中看不到一丝的愤怒,所以可以断定,皇上并没有因此得知此事而生月听雨的气,心里对他有些失望,慢慢的想离开这里的一切,于是转身走人,丢下一句冰冷的警告,“不要动灵儿,否则我必倾覆天下?”

  倾覆天下——这个词,让皇上吓出了一身冷汗,按理说他是九五之尊,不可能被吓到才对,可当他这个九五之尊面对血煞魔鬼的南冥王時,却也被吓到了?

  当初月听雨提出暗杀月听灵,以此来稳住南冥王,到底是对还是错?

  他不知道?

  月听雨一直在兵器库外面等着,看到风天泽离去之后,于是就走进来,娇媚的问:“皇上,南冥王怎么只呆着了一会就走了呢?”

  刚问完就发现皇上一头冷汗,心里很明白刚才发生了一些事,赶紧上前关心安慰,“皇上,您怎么了,满头大汗的,来,臣妾帮您擦擦汗吧?”

  皇上抓住了月听雨的手腕,不让她擦汗,冷眼的看着她,质问道:“你说,三年前你为什么要谋害自己的妹妹?之前朕问你为何能如此忍心残.害自己的妹妹,你的答案是为了朕,但是三年前,你并没有进宫,你知道朕想问的是什么?”

  三年前她已经有心去谋害自己的妹妹,那么三年后,自然也会这样,所以当初她提出暗杀月听灵的事,极有可能是私人恩怨,而不是为了他?

  他不允许她为了私人恩怨而坏了他的大局?

  月听雨被皇上冷寒的质问给吓着了,尤其是听到三年前的事,更是心慌意乱,一時之间真的无法回答,“臣妾,臣妾……”

  糟糕,皇上怎么知道三年前的事,就连月听灵自己都不知道,他怎么会知道呢?

  难道是南冥王告诉他的?

  “回答朕的问题?”

  “皇上,臣妾,臣妾只是……”

  “只是什么?”

  月听雨想了想,心里很清楚编谎言来欺骗皇上是不长久的办法,于是跪下来,两眼带泪,楚楚可怜的解释,“皇上,臣妾三年前的确是曾经起过谋害妹妹的念头,但那只是一時恶念,这些年来,臣妾每当想起三年前的事就寝食难安,可是臣妾又不敢把事情说出来,担心爹娘不认我这个女儿?”

  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皇上一看到月听雨哭成这样,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,就没多生气了,而且也没打算因为这件事跟她生气?

  每个人都曾经做过一次错事,这是可以原谅的?

  “臣妾虽然是丞相府的大千金,可是地位远远不如妹妹,爹和娘将她视为掌上明珠,眼里就只有她一个女儿,根本就没有我,什么好东西都是给妹妹,臣妾心里好不甘,一時想不开,所以才起了坏念头?皇上,臣妾知道错了,您就原谅臣妾吧?”

  听了这番话,皇上毫不犹豫的相信了,心疼的将她扶起来,安慰她,“爱妃起来吧,朕不怪你,换成是其他人,只怕也会受不了?如果你真的想谋害自己妹妹,为什么三年前失败之后就没有再动她了呢?朕相信你还是善良的,只是环境所逼罢了?”

  “谢皇上?”

  “瞧把你急得,脸都哭花了?”

  “臣妾只是怕皇上不要臣妾了?”

  “你是朕见过唯一一个愿意为朕分忧解劳的女人,在朕的心里,你比皇后还重要,朕怎么会不要你呢?”

  “只要皇上还要臣妾就好?”月听雨轻轻的依偎到皇上的怀中,心里暗自窃喜?还好躲过了这一劫,要不然她之前的辛苦就白费了?

  “之前我们说过找人暗杀南明王妃,只怕要改变呢一下计划,暂時不要动她,看看情况再说?”皇上搂着月听雨,用手轻拍着她的后背,安慰她,顺便还提醒她一些事?

  月听灵现在暂時还不能动,否则风天泽会倾覆天下,那可难办?

  对于这个要求,月听雨毫不犹豫的答应了,“好,就依皇上所言?”

  今天的事太过突然,如果她依然还坚持要杀月听灵,只怕会引起皇上的怀疑,所以只能暂時先压下,以后再说?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
友情链接:365中文网  澳门足球记  188体育古诗  伟德励志故事  狗万天下  188网  竞彩网  全讯  恒达娱乐  必赢相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