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大仙屋>妃子令,冥王的俏新娘>目录>

第279章:灵魂不是

第279章:灵魂不是

小说:妃子令,冥王的俏新娘作者:绿依字数:3056更新时间:2014-04-29 07:26:04

  

  月听灵眼里只有风天泽,让韩烈觉得好是不爽,恨不得冲上去把风天泽推开,独霸她,可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是风天泽的对手,只能忍住冲动,不动手,只动嘴,“玉儿,你没事吧?”

  一听到‘玉儿’这个名字,月听灵就想到刚才所做的梦,心里满是恐惧,慌张的投入到风天泽的怀里,紧紧的抱着他,惊怕的看着韩烈,颤抖的说道:“我不是玉儿,不要叫我玉儿。”

  她不要做水玉儿,打死也不要。

  “你就是玉……”韩烈很坚持,非要说月听灵就是水玉儿,但是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。

  风天泽很不爽韩烈在这里叫什么水玉儿,再加上怀中之人被吓得发抖,所以怒吼道:“她不是水玉儿,本王已经无法忍受你的存在。”

  “你无法忍受我的存在,难道我就能忍受你的存在吗?她明明就是玉儿,玉儿刚才一定来过。”

  “胡说八道。”

  “我没有胡说八道,玉儿一定来过,一定来过。玉儿,你是不是回来了?”韩烈很是疯狂,老是对着月听灵喊‘玉儿’,似乎想要唤醒她深处的记忆。

  月听灵听得头疼,两手抱着自己的头,哀求道:“不要再喊了,我不是玉儿,我不是,我不要离开,别喊了。”VExN。

  “玉儿,你回来了,是吗?”看到月听灵怎么痛苦,韩烈很是兴奋,不但不闭嘴,还在继续说,“玉儿,我是你的烈哥哥,你还记得吗?”

  “我不是玉儿。”

  “你是的,玉儿,我是你最爱烈哥哥啊,”

  “啊……”月听灵越来越头疼,这的无法忍受了,于是大喊一声。

  “灵儿……”风天泽看到她如此痛苦,很是着急,同時还担心真的有那个什么水玉儿来作怪,情急之下就对众人下令,“杀了他。”

  众人一接到命令,立刻对韩烈动手,取他的姓命。

  韩烈当然清楚自己的处境,但就是不愿意离开,就在房间里打了起来,边打边喊,“玉儿,你忍心看着他们杀我吗?”

  “别再叫我玉儿了,我真的不是玉儿。”月听灵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,很难受,感觉脑袋快要爆炸了。

  “你是灵儿,不是玉儿,你是我的妃子,我的妻子,灵儿。”风天泽将她搂入怀中,希望自己的怀抱能让她好受一点。

  “是的,我是你的妃子,你的妻子,灵儿,我不是玉儿。”

  “对,你不是玉儿。”

  听了这些话,月听灵的情绪好了一点,没像刚才那么不稳定了,慢慢的平静了下来。

  然而房间里却一点也不平静,到处是打斗的声音,还有韩烈的喊声,“玉儿,快点救我,不然我会被他们打死的。”

  “对不起,我不是玉儿。”月听灵带着歉意回答他,很肯定的说道:“我真的不是玉儿。”

  “你是玉儿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她不是玉儿。”风天泽替月听灵回答,一只手从月听灵身上收了回来,打算亲自出手杀掉韩烈。

  但是月听灵不让,阻止了他,摇头说道:“小风,别动手,我有话要跟他说,让他们都停下来吧,别打了。”

  他不悦的问:“你跟他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

  “先停下来,这样打来打去,杀来杀去,要到什么時候才能把事情解决呢?如果你今天杀了韩烈,那他的后人就回来找你报仇,事情就没完没了了。”

  “杀了他,再去杀掉他的后人,事情就结束了。”他还是坚持要杀掉韩烈,但只是嘴上怎么说,还是没办法不顾她的感受,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下令,“住手。”

  众人一听到命令,都慢慢的停手,退到一旁,有些人还挂了点小彩。

  韩烈也没好到哪里去,虽然实力不小,但一个人应对十几个人还是挺吃力了,身上被打伤了几处,不过他并不在意,依然对着月听灵叫玉儿,“玉儿,我就知道你不忍心看我被他们杀掉。”

  风天泽很不喜欢听这些话,他知道吼韩烈没用,只好带着醋劲问月听灵,“灵儿,你为什么不让我杀了他?”

  其实他是想问她是不是不忍心,但他问不出来,也不敢问,因为他没有勇气去面对她肯定的答案。

  月听灵微微的笑了笑,温婉的解释道:“小风,你别着急,也别想太多,我之所以不让你杀他,只是想把事情说清楚而已,让他知道我真的不是水玉儿。”

  “真的吗?”他还是有点醋劲。

  “当然是真的,我有骗你的必要吗?”

  得到这个答案,他心里舒服多了,醋劲不再那么大,不过对韩烈的敌意却没有减半分,瞪着他,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有什么话要对他说?”

  韩烈可不管风天泽对他的态度怎么样,激动的看着月听灵,等着她跟他说话,“玉儿,你想和我说什么?”

  月听灵无奈的摇摇头,轻声的叹了一口气,然后掀开被子,站起身,面对着韩烈,很郑重的说道:“韩烈,我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你,我不是水玉儿,因为我不是月听灵。”

  这话一出,现场所有的人都震惊不已,尤其是风天泽,猛然的站起来,拉着她的手,慌急的问:“灵儿,你在说什么傻话,你就是月听灵啊?”

  “王妃,您不会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吧,您的身份可是千真万确的,在你嫁给王爷之前,属下曾经调查过您,你的确是月听灵。”林成还是认为月听灵是真的月听灵,所以对她说的话一点都不相信。

  不仅是林成,大家也都不相信。

  “王妃,就算您真是水玉儿的转世,但你也没必要为了摆脱韩烈而说自己不是月听灵吧?”

  “干脆我们一起动手,把这个什么天神的杀了。”

  “就是。”

  韩烈不理会这些人的言词,深情的看着月听灵,伤心的说道:“玉儿,你就那么恨我,到现在都不愿意原谅我吗?”

  “我说过了,我不是水玉儿,如果你认为月听灵就是水玉儿的转世,那么很抱歉,我也不是月听灵,你找错人了。”月听灵再一次的声明,说得很严肃,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
  就因为她过于严肃,风天泽才觉得害怕,不过突然想到她曾经说过的话,所以就不再害怕,脸上露出了微笑,温柔的看着她,“灵儿,不管你是谁,你都是我的妃子,我的妻子。”

  这句话她很喜欢,开心的笑了,“小风,谢谢你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

  “我要的只是你这个人,不是月听灵的身份,名字只是一个称呼罢了。”

  “说得好,你现在是越来越会说话咯,嘻嘻,”

  “还不是你害的。”

  “我哪里害过你啊?”

  韩烈看到这两个现在还能打情骂俏,顿時火冒三丈,打断他们,“你们说够了没有?玉儿,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  月听灵恢复严肃的表情,很清楚的把事情说出来,“韩烈,我并不是月听灵,我叫韩彩枝,跟你一样姓韩,说不定我们是本家哦。”

  风天泽虽然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,但还是很惊讶,有些迷糊了,“灵儿,你怎么变成韩彩枝了,难道月丞相找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人来为她女儿代嫁吗?”

  “你的想象力还真是丰富,以当時的情况,你觉得我爹敢找人代嫁吗?”她气呼呼的反问。

  “也对,月丞相的确没那个胆,既然你叫月丞相‘爹’,那自然就是他的女儿,为什么你姓韩呢?”

  “我是月丞相的女儿,我也不是月丞相的女儿。”

  月听灵的话越来越玄,深奥得让人理解不了,个个都一头雾水的看着她,真不明白她想表达什么意思。

  韩烈虽然也觉得莫名其妙,但还是认定月听灵就是水玉儿,“我不管你姓什么,总之你就是我的玉儿。”

  “我不是你的玉儿,也许你的玉儿去到另外一个世界了吧,我和她交换了身份,她成了我,我成了她。”既然她成了月听灵,那么月听灵也应该成了她,也许是这样。

  里杀什心。“什么乱七八糟的?”

  “灵儿,我也听不懂你在说什么?你是月丞相的女儿,你又不是月丞相的女儿,你和月听灵交换了身份,什么你成了她,她成了你,不明白。”风天泽也不明白,满脸的问号,怎么琢磨都理解不了这句话的意思。

  他以为自己已经很了解她了,想不到他是一点都不了解她,而她却也有很多事没有告诉他,他想生气,可是却舍不得生她的气,只好认了。

  月听灵看着风天泽,很真诚的向他道歉,“小风,对不起,到现在才告诉你我真正的身份,不过我不是故意的,实在是难以启齿。”

  “什么身份让你如此难以启齿?你的的确确是月听灵,这个我非常肯定。”

  “我的的确确是月听灵,但我也的的确确不是月听灵,这个身体是月听灵,灵魂不是。”

  “啊……”

 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月听灵,以为她是脑袋出问题了,所以在胡说八道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
友情链接:真钱牛牛  立博  择天记  伟德养生网  365游戏网  必赢相师  皇家计算器  高德娱乐  无极4  伟德包装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