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大仙屋>逆行诸天万界>目录>

第七百一十章 佛道,就在脚下

第七百一十章 佛道,就在脚下

小说:逆行诸天万界作者:丰水居士字数:4072更新时间:2019-10-05 07:19:03

  

  须弥山,壮阔无比,山峰耸入苍茫宇宙中,流动氤氲霞雾,像是一座不朽的仙台。

  峰顶,庙宇座落,恢宏磅礴,瓦片流动着紫金光泽,像是金属铸成,神圣祥和的气息的在弥漫。

  大雷音寺前,古佛耸入高天,庞大的身影让人要窒息,无上的力量在弥漫,一种汪洋般的生命波动在汹涌。

  那是佛道本源,宛若活物。那就是阿弥陀佛所化,宛若阿弥陀佛复生。

  无量的佛光绽放,普照十方,每一缕气机都惊悚世间,大佛宏伟,高也不知多少牙丈。

  金身佛体的每一个毛孔都在流淌佛力,如瀑布般垂落,淹没了须弥山,让这个地方像是一片汪泽。

  须弥净土成为佛法的海洋,大慈大悲,大德大善,在这一刻浩荡九重天,让每一个人都忍不住要顶礼膜拜,天道强者感受最深。

  一种慈悲,一重法理,就这样弥漫而出,将要引人向善向佛,醍醐灌顶,欲让人皈依三宝。

  至神至圣的气息震撼了六合八荒,在这一刻整片佛域亿万生灵全都惊醒,遥望须弥山,一起叩首。

  大佛头脸模糊,被混沌雾霭笼罩,看不太真切,但隐约间可见到与寺庙中供奉的阿弥陀佛神像差不多。

  其他部位金身璀璨,每一寸体肤都是这般的恐怖,让人怀疑他随便一动就会挣破宇宙,让一片星域崩溃。

  这是一种无以伦比的气势,压的万古诸天都在隆隆而鸣!

  逆转了时间长河,有一种大道经文响起,轰鸣震耳,远古的佛陀在讲道,授法天下,传道古今不息。

  即便是隔着亿万里,永恒界的不少天道强者也感应到了佛域本源的复苏,感应到了其中强横的力量,境界高深的人恐惧,稍弱一些者则唯有仰慕、叩首。

  叶君一瞬间都有一种想要皈依佛门、从此足不出须弥、远离尘世喧嚣、就此伴青灯古佛的感觉。

  但是,一瞬间,叶君身上杀伐的气势冲天而起,直接打破了佛域的平静。

  “大胆!”

  叶君大喝,如世界爆炸,无尽的雷声滚动,整座须弥山都震荡了起来。

  对方竟然想要度化他?

  真是好大的胆子。

  叶君眸子微冷,一柄杀伐之气凝聚的杀戮之剑横扫而出。

  仅这一瞬间,雷海茫茫,混沌气汹涌,撕裂天地,炽盛光芒无边无沿,垂落而下。这是一股让人毛骨寒栗的气息,即便相隔无尽远,也可感知那种天威!

  天帝一怒,天地变色。

  叶君挥动杀剑,向着须弥山劈去,动用极道的力量镇压。

  然而,须弥山上并不简单,天罗法阵复苏,震撼万古,整座山体密密麻麻,纹路炽盛炫目,彻底封山。

  而且信仰之力在凝聚成形,化成了一尊巨大的古佛,巍然矗立在那里,宏大无比,俯视苍生万物。

  这两者一叠加防御力竟然大的惊人,宛若真的是阿弥陀佛复苏而在守护此地!

  这里的天罗大阵是真正的天罗大阵,可围杀天罗强者,和永恒国度的残缺版完全不一样。

  “天帝息怒!”老僧急忙开口,“刚才,只是佛域本源受到刺激的正常反应,并非是针对天帝!”

  天帝的威名镇压永恒,老僧也亲眼看到了前不久那一战。虽然说在他们心中,阿弥陀佛无敌,留下的手段也无敌。但是他们也清楚叶君的可怕,要是打起来,或许,须弥山都会毁于一旦。

  “既然阿弥陀佛留下了手段,那也试试我的手段!”

  叶君将杀戮之剑收起,老僧终于松了一口气,他还真的把叶君来横的,到时候,天地都会打崩,须弥山也保不住。

  但是,下一刻,老僧面色陡然大变。

  叶君宝相庄严,盘坐虚空中,口中吟诵咒语,面对须弥山。

  令人费解与感觉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,须弥山上,一缕又一缕佛力化成光雨,冲向四面八方。

  现场当即就有人惊咦了一声,光雨落下,如沐春风,感受到了一种祥和之力。

  “反哺!”

  很快,老僧明白了天帝在做什么,他竟然可以逆转信仰之力,使之分解,化成光雨,洒落向四方,福泽众生。

  这是一个逆向的过程,须弥山凝聚信仰之力,而天帝竟然反其道而行,将其化开,普照十方。这简直不可思议。

  “这样下去是坏须弥山根基!”

  须弥山内,老僧当即就坐不住了。

  信仰之力就是佛域的根基啊,要是被天帝逆转,那佛域也就毁了。

  而且老僧也无比诧异,这种手段,乃是佛道不传之秘,只有佛门天道强者才懂得一些,天帝如何知晓?

  但是他不知道,叶君在诸天万界遍布传承,信仰无数。要说信仰之力肯定不如几十个纪元的佛门强,对信仰之力的研究,不如老僧。但是,叶君本身就有海量信仰之力,怎能不了解此种的禁忌秘密?此时自然有“逆反手段”。

  “轰隆隆!”

  叶君的法则若汪洋一般浩荡,快速冲向须弥山,仅与念力接触的一瞬间而已就蒸腾起无穷光雨,洒落向四面八方。

  “发生了什么?”

  就在这一日,佛域各地,凡人中的男女老少全都一阵惊讶,光雨临身,百病减弱,精神饱满。

  这是他们虔诚礼佛所贡献出的念力,而今“反哺”,自然一瞬间有了一种不同的感受。

  须弥山前,众多僧人都震惊,他们不少人也被光雨浇淋,通体舒泰到了极致,修为迅速提升,须弥山在“舍”,改变了过往“取”之势。

  而且这里的异变早就惊动了永恒界不少天道强者。

  无数双天眼注视着这里,唯有天道强者才能明白这种逆转多么的可怕,意味着什么,众人全都被天帝的手段所叹服,竟能撬动须弥山念力。

  无穷的光雨飞起,在这一日佛域各地都如此,许多凡人百病皆消,身体强壮了很多,这是一种福泽众生之举。

  须弥山的光晕一下子就削下去了一层,让诸多金身罗汉、众菩萨、古佛等全都震惊,露出忧色。

  宏伟的巨山摇动,再也不能似以前那般沉静,要崩塌了一般,发出无量的佛光。

  古往今来,何曾有人围困须弥山,真正拼斗起来,佛门从不弱于人,而今却处在了下风。

  使人不得不感叹,天帝之威,果然举世无敌。

  山摇地动,古庙摇颤,紫金瓦片哗啦啦作响,像是飞起来了般,让须弥山不得宁静。

  信仰之力就是须弥山的根基。整座须弥山都是信仰之力构造出来的。信仰之力被触动,这天地都在撕裂,这星辰在摇颤,宛若世界末日来临。

  浩大的波动上卷九天。下荡九幽。神力潮汐澎湃,大浮大落,盖世滔天。

  祥和的须弥山成为了战场。化作了厄土,不断摇动,甚至有山石都滚落了下去。似随时都会崩塌。

  然而,这种情况持续了两个时辰,却始终如此,须弥山攻不破,且山石滚落的差不多了,不再那么剧烈。

  此时须弥山上的信仰之力已经被削去了一成。

  “阿弥陀佛!”老僧口诵佛号,但是无力阻止。他不怕死,也不想被叶君一巴掌拍成灰。

  须弥山浩大,自古至今强盛无比,凡人顶礼膜拜,自然也有信奉菩萨、其他古佛的,有些佛门圣者只懂索取,而很容易将这种念力瓦解、反哺众生。

  然而,自古至今,阿弥陀佛留下的法则与念力种子都在自行运转,有舍有取,众生信奉他,送予念力,而他亦会滋养众生,这是一个平衡。

  所以,叶君也没想过用这种办法就能瓦解须弥山,那不现实。如果那么简单就能毁掉须弥山,阿弥陀佛也不会被无数强者忌惮了。

  所以,削掉须弥山一成信仰之力之后叶君就停止了。

  如此,反而体现他的气魄。

  “感谢天帝手下留情!”老僧苦笑不已。须弥山被削了一层信仰之力他还得低头感谢叶君,这就是实力的差距。

  “我想领略佛道本源的风采,可否?”叶君笑眯眯的说道。

  老僧苦叹。

  这个时候还能拒绝吗?刚才天帝的手段实在是把他吓到了。

  没想到,天帝竟然有瓦解信仰之力的办法,要是天帝真的要蛮干,须弥山恐怕真的会被分解。

  到时候,又如何向天下佛门交代?

  至于佛道本源,一直以来都无人炼化,大家都不敢,也炼化不了。

  所以,老僧也不觉得叶君能炼化。

  那可是阿弥陀佛留下的。

  阿弥陀佛当年的境界已经直追大自在王佛了,肯定比天帝强。老僧相信阿弥陀佛的手段。

  或许,天帝进入了佛域世界会被度化呢?即便不被度化,感受佛道的美好,也会对佛门有些好感吧。

  老僧现在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。

  这就是拳头的好处了。

  先打,给点颜色,让对方知道厉害,自然就不敢拒绝了。

  若是叶君以来就提出要进入佛道大世界,对方肯定不会同意。

  旋即,叶君一步迈入了佛道本源之中,进入了佛域世界。

  须弥山上,众金身罗汉、护法天王、菩萨、古佛等全都无惧,一个个宝相庄严,但心中却全都在担忧。

  老僧说道:“诸位,相信阿弥陀佛。我等给佛道世界注入念力,佛域本源只会更强,天帝万般手段也无法施展。”

  老僧此时也觉得,叶君之前要削弱须弥山上的信仰之力,未必不是想削弱佛域本源的力量。如此,就更不能让叶君如愿了。

  一时间,一道道信仰之力如星光一般注入了佛道本源。

  宇宙中,无尽的星辉全部坠落了下来,地下龙气、源气等亦沸腾,阴阳交泰,封住了这里,所有的信仰之力同时加持须弥山。

  轰隆!

  强大如须弥山都一阵摇动,那是诸天星辰的光,压迫下来,震撼人心。

  嗡隆隆!

  宏伟的巨山摇动,佛域本源发出无量的佛光。

  大阵封天,雄伟的须弥山,恢宏的大雷音寺,全都从人们眼前消失了,只剩下混沌雾霭在弥漫。

  世人再也看不见须弥山了,即便是天道强者开启了天眼也看不清须弥山了。

  里面发生了什么,世人不知晓,佛门中人也不希望外人知晓。不管是胜或者败,佛门的人都不希望被人知晓。

  佛,就在于神秘,才有信仰之力。

  若是坦荡荡,袒露在世人眼前,谁还会信佛?

  须弥山上,众多罗汉,古佛全都口诵阿弥陀佛,给佛域本源加持佛力。

  但是,他们也不知道,佛道大世界中现在发生了什么。

  似乎,叶君进去之后一切都重归平静,没有泛起半点波澜。

  此时此刻,叶君却在佛道大世界中看到了一个画面,那是一个人的一生,也是一个佛的一生。

  是一个人从人到佛的整个过程。

  那是一个穷苦人家的孩子,给人放羊为生。

  眼见着羊要被杀死,孩子于心不忍,他把羊当做了朋友怎么能忍心看着朋友被杀死吃掉呢?所以孩子偷偷把羊放了。这也导致拿不出羊,孩子的父母被地主打死。

  孩子觉得人生不应该是这样,世界也不应该是这样。羊不应该被杀死,人也不应该如此轻易的死去。

  孩子开始寻找真义,希望,能劝说人们,不要杀生,不要杀戮。

  可是,没有人把他当回事,大家甚至把他当成了神经病。

  这世道,不就是拳头为王吗?谁拳头大谁就说的算,没有就去抢。

  这世道太乱了。

  孩子决心要改变这个世界,要让世界变得和平,变得没有争斗。

  他听说佛不杀生,于是去见佛。

  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后,孩子见到了大自在王佛。

  可是,大自在王佛本身就逍遥自在,根本不管人间的事。

  于是孩子说,既然佛不管,那不如我来做佛。

  于是,孩子从荒凉的西漠开始。他一步一个脚印,丈量了这片土地,见到了每一个人,讲述佛道经义。

  不知不觉,他的身后拥有了一批追随者。

  当孩子走遍了整个西漠的时候,西漠化作了佛土,他也成为了佛祖。

  佛道,就在脚下。

  无数的信仰者,追随者接憧而至。

  但是,孩子却发现,有的人信得不是佛,而是他。

  于是,他将自己化作了这片佛土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
友情链接:伟德之家  必发365战魂  伟德包装网  足球赛事规则  彩霸王  六合拳彩  九亿观帝师  足球封天  365娱乐帝军  18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