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大仙屋>我见默少多有病>目录>

大结局

大结局

小说:我见默少多有病作者:妞妞蜜字数:5728更新时间:2019-10-05 07:33:40

  

  小屋里,一个轮椅平缓地划了出来,轮椅上坐着个笑意盈盈的女人。

  她长得十分英气,留着短短地毛寸头,一眼看过去,更像是个男人,但熟悉的人却会知道,这是个地地道道的女孩子。

  一个爷们外表温柔心的女人。

  “老大?!”芊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。

  就连于昶默都是大吃一惊。

  所有的资料都显示路老大中枪身亡了。

  但这的的确确是活生生的路商卡。

  路老大划着轮椅过来,挥拳捶了芊默一下。

  “怎样,看到我惊喜不,刺激不?”

  这就是穆菲菲留给女儿的最后一个礼物。

  路老大头中弹了,几乎是活不了,包括她母亲都是那么以为的。

  是穆菲菲偷偷的运她出去,找最好的医生,开刀把她救了。

  然后就秘密藏匿起来,让路商卡不用再卷入这些腥风血雨,等平息后再让她出来。

  “你的腿...?!”芊默看着路老大的轮椅,脑子里浮现的却是刚见面时,飒爽英姿的路老大。

  “子弹打到头了嘛,伤了一点点神经,医生说好好复健,后续还有机会站起来。”

  路老大满不在乎的说。

  看芊默满脸惋惜,还反过来安慰她。

  “哭什么,我能活着回来,你不高兴吗?”

  大风大浪走过来,功成身退,已经是万幸,实在不敢要求太多。

  能有这样的结果,路商卡已经十分知足了。

  “老二,我还是你老大不?”

  “是,必须是,永远都是。”芊默与友人相拥。

  真挚地欢迎她归队。

  “那还啰嗦什么,走走,咱们喝酒去,打电话叫麻油和多多打飞的过来,咱们不醉不归,妹夫还愣着干什么,走啊。”

  风把路商卡爽朗的声音吹出去很远,芊默噙着泪看向天空,穆菲菲,如果这是你希望看到的,恭喜你,你成功了。

  她放下心结,放下仇恨,忘记那些不开心了。

  这一生她都在跟穆菲菲斗智斗勇,斗到现在,芊默承认自己输了。

  穆菲菲最后这一招,成功拽她出来,这女人到死还能算到她情绪,让她忘掉忧伤,让她从友人归来的喜悦里,感悟到人生的真谛。

  察觉到她出神太久,于昶默单手抱儿子,另一只手握住她的手,芊默对他回以一笑。

  这一笑,冲淡了小黑的担忧,他在芊默的眼底看到了从未有过的通透和清澈。

  这个女人又一次在打击中蜕变,而他,很荣幸的还在她的身边,见证她每一次的成长。

  “我会一直陪着你。”他认真许诺。

  “记住你说的话,永远不要让我失望。”芊默比他还要认真。

  “如你所愿。”未来肯定还会有各种考验,生活也不会只有甜。

  但无论是什么,她都不会跟穆菲菲走一样的路。

  她会在自己喜欢的领域大放异彩,她会对家人友人真心以待。

  做自己喜欢的事,爱值得爱的人。

  因为她的身边,有一个永恒不变幸福的承诺,这个承诺的名字,叫于昶默。

  他的手扣上她的。

  俩人相视一笑。

  在幸福的时光里,遇到最适合自己的那个人,创造更多属于他们的奇迹。

  就这样走下去吧。

  “啊喂!你们俩够了啊!不要这样虐我这个单身狗好么!告诉你们,别以为姐暂时瘸腿就要甘心塞下你们这口狗粮,等我恢复好了,我要找个最帅的小伙,开最好的店,品最好的酒,浪最爽的人生!”

  路老大在屋里豪情万丈,美酒美食不等人,来啊!

  下一个时光,总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精彩在等着,这点挫折算什么,总会有阳光。

  芊默牵着小黑的手,笑着迎向属于她的新生。

  她会好好生活。

  她会好好地跟她最爱的男人走过人生的风风雨雨。

  她会尽她所能,站在行业之巅。

  顺应天命,在有限的时光里,做最好的自己,不要后悔,不要畏惧,勇往直前,勿忘初心。

  穆菲菲,妈妈,再见。

  三年后

  还是那个贵的要命的小区,还是那群被富养的孔雀。

  只是这次揪孔雀毛的,已经换了人。

  一个穿着背带裤的小家伙正迈着小胖腿,跑着追孔雀。

  保安看得嘴角抽搐,几次想上前阻拦,但瞥到长得比小天使还漂亮的小家伙身后跟着的俩保镖...

  emmmm,惹不起。

  “这谁家的孩子啊,怎没见过?”这漂亮的孩子是第一次在这个小区出现,好多保安还不认识。

  另外一个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了两句,那人惊讶地瞪大眼。

  这是陈教授的儿子,他爸就是大名鼎鼎的于氏董事局的NO.1。

  默少的大名无人不晓,这些年他创造的奇迹各大媒体报道的相当清楚,但比较起默少商场惊人的战绩,他宠妻的那些段子似乎更广为流传。

  默少夫人虽不是商场中人,但名望也不比默少少太多。

  25岁的归国女博士后,刚回来就已经被某神秘部门特招,年纪轻轻就有了教授头衔,却没人怀疑她是靠着丈夫的名望上来的。

  默少夫人这两年虽然在国外求学,但业内人士却知道,她参与了不少大案侦破,对心理分析的掌握不比她婆婆差多少。

  陈萌这两年有意要退休,很多要紧的事都交给芊默处理,芊默也没有让她失望,成功撑起一片天,才24岁就已经达到这个高度,未来她会有怎样的发展,真不敢想象。

  更让人佩服的是她对祖国的一片赤诚之心,无论外面给了多高的待遇,都挡不住她学成后归国效力的决心。

  用芊默自己的话说,不是钱的问题。

  她爱这片故土,想把自己的一身本领留在这里,未来她打算培养更多的优秀人才,致力降低犯罪率。

  然而...

  “还说是心理专家专破大案呢,自家的小‘嫌疑人’怎么不管管?”保安看着揪毛亢奋的小胖娃鸟悄吐槽。

  富不过三代啊,啧啧。

  当芊默和小黑牵着手归来,看到胖儿子握着一根孔雀毛兴奋地朝着她跑过来时,芊默黑线。

  再看小家伙身后黑着脸还不敢发作的保安,以及快秃掉的孔雀,头大。

  “给妈妈!”

  小家伙奶声奶气把孔雀毛献上,没有得到妈妈感动一吻,被爸爸拽着脖领子拎起来了。

  !!!

 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!

  “道歉!”小黑跟拽小猫似得给儿子拎到保安那。

  小家伙委屈的憋着嘴,他这个年纪还意识不到自己的行为是错误的。

  “没关系的,您不用这样客气。”保安吓坏了,默少家的公子,谁敢接受这样沉重的道歉啊!

  “不行,不能惯着他,于霆宇,道歉!”

  每当好脾气的爸爸念出他全名的时候,小家伙就知道事情会很严重。

  尽管很委屈,还是乖乖给保安道歉。

  “小孩子管教不严是我的错,孔雀体检费用我会送到物业。”芊默过来温和地说道。

  小黑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。

  媳妇怕是忘了,当年她拽人家孔雀毛可比儿子凶残多了。

  于霆宇小朋友被罚站了。

  转过天还要负责送水和西瓜到保安室请叔叔们喝,认真地为他昨天放纵地狂浪道歉。

  那么点的小朋友抱着一个五斤多重的小西瓜进来时,呼哧带喘地放在地上,看呆了一屋子的保安。

  昨天还吐槽纨绔子弟的保安长见识了。

  这世界最可怕的不是人家比你有钱,而是明明有钱还家教这么严...

  是时候拎着扫帚,走向自家内个偷隔壁黄瓜的小兔崽子了。

  于霆宇是一个聪明又开朗,有很多奇思妙想。

  常常会把玩具拆得乱七八糟,被他分解的玩具会离奇失踪,但某天,又会重新组装成为另一种样子。

  他似乎对爷爷做得各种机关发明特别感兴趣。

  某天,芊默的嘴变成0形。

  她冷傲了一辈子的公公,浑身湿漉漉的进来,身后还跟着垂头丧气的小霆宇。

  “爸...你?”芊默简直不敢看,这落汤鸡...?

  二爷抹掉脸上的水,无奈地看了眼孙子。

  边上的小黑看看儿子又看看老爸,仿佛明白了什么——

  “于霆宇,是不是你改掉了爷爷的自动浇花系统?!”

  “我试试。”小家伙大着舌头说。

  随便一试,就把爷爷给淹了!

  芊默捂着嘴,天啊!

  这孩子达成了他老子一辈子都没达成的坑爹成就啊!

  “你这个熊孩子!我看你是找打了。”于昶默头疼。

  他儿子对什么都好奇,各种事都要尝试,这爱发明爱创造的性子像谁啊!

  “你没有资格说他。”二爷冷冷的瞪了儿子一眼。

  “你拆我电击系统被电成二傻子的事,我还没忘。不如小宇激灵。”

  随即牵着孙子的手上楼洗澡。

  “爷爷对不起。”小家伙很沮丧。

  其实他真的只是想试试,他看爷爷鼓捣那个东东很熟练,也想帮浇花。

  种出好看的花花给妈妈!

  结果没浇花成功,把爷爷浇了。

  “探索和发现的情绪很好,保持。”二爷温和的声音从楼上传来。

  小黑在楼下听得捶心肝。

  老头,你双标良心不痛吗?

  当年他被电击时也不过几岁而已,老爸是怎么嘲讽他和弟弟的?

  到他儿子这,就成了探索发现了?

  一抬头,就见芊默摸着下巴,若有所思地看着他。

  “看什么呢?”小黑下意识地抬头挺胸。

  是的,他依然是这么英俊,老婆爱他,他也爱老婆。

  “儿子果然像你。”芊默点点头。

  拆东西的根源,找到了。

  于霆宇小朋友不仅遗传了爸爸的智商,还把爸爸疼爱妈妈的技能也学了个十成。

  无论他吃到什么好吃的,看到什么好东西,第一反应就是——

  “给妈妈!”

  偶尔,于昶默也会吃一点点小醋。

  臭小子,谁陪你洗澡澡打水仗?

  你小时候裹着尿不湿嗷嗷哭的时候,谁抱着你一直哄?

  虽然后来嫌麻烦,也把孩子用胶带贴在墙上过...

  但,这臭小子长这么大,有一半以上的时间是爸爸带大的好么!

  芊默这个博士学位绝对是靠实力拿到的。

  她忙着学业的时候,是小黑带着儿子,有一段时间,他开会时都会让儿子在休息室里等他。

  察觉到老爸的脸色越来越黑,霆宇小朋友激灵地把自己最不喜欢的榴莲酥双手奉上。

  “给爸爸!”

  这思路,妥妥的没毛病。

  不过于霆宇虽然最爱妈妈第二爱爸爸,但他心里崇拜的人还是爸爸。

  三岁时,他跟小他几个月的弟弟陈涵打起来了,理由是都在争谁的爸爸最好。

  最后于霆宇掐着陈涵的脸蛋,陈涵揪着于霆宇的耳朵,俩小孩扯着嗓子一起哭。

  然后被芊默罚抱在一起说五十次弟弟(哥哥)我爱你。

  宁久乐得不行,抱着自家刚出生的闺女对着俩小崽子群嘲。

  这种问题还需要争议吗?

  活该你们被罚啊。

  这世界上最帅的男人,明明是姑父我啊。

  然后被于家兄弟联手拖到练功房,门一关发生什么不知道,只知道嘚瑟的姑父好几天木有出现。

  于是小哥俩更加坚信。

  嗯,我(我)的爸爸才是最强的存在。

  虽然很想把世界上最好的一切都留给妈妈,但渐渐的,于霆宇小朋友也被教育明白了,什么是可以送,什么是不能送的。

  妈妈有教他,非自己所有的,不可以动,就比如院子里的孔雀,那是公共财物。

  眼看到了妈妈的生日,爸爸那个暗搓搓的男人早就偷摸准备礼物了。

  小霆宇比较迷茫。

  他虽然很想在花园里剪几朵最好看的花给妈妈,但那是爷爷种的,不属于他。

  他也很想在奶奶的化妆盒里,拿几管吃死孩子红的口红,但那是奶奶的,也不属于他。

  他该送神马呢?

  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,小霆宇经常消失。

  芊默每次打电话回家,都被告知孩子去了爷爷家,要么就是跑到姥爷家。

  陈百川夫妻也搬到这边了,就近让小儿子读书,还能照看大女儿一家,几家离着也不远,小家伙就赖在爷爷奶奶家。

  没有小电灯泡粘人,于昶默乐了。

  老婆属于他一个人啦!

  芊默却有一点点小伤感,儿子已经不粘着她了吗?

  她回来后工作时间比较弹性,有大案时她会很忙,也需要加班,但多数时间她是清闲的,有很多时间都倾注在孩子的教育上。

  是否因为她平时对孩子管教太严,以至于孩子对她没那么亲近了?

  于是,某个夜深人静的午夜,起夜的小黑发现他老婆偷偷在书房翻书,一边翻书一边哭,哭完了还要吃几口酸梅。

  平时不掉眼泪的女人,突然多愁善感了,还偷摸吃酸梅?

  于昶默脑子里灵光一现,难道——?

  第二天,小黑抽空领着芊默去化验,果然,他闺女来了。

  虽然才一个月,但小黑和芊默都知道,这是个女孩。

  太姥姥算过的,芊默命里会有一儿一女。

  芊默又开心又有点伤感。

  开心的是,太姥姥的预言实现了,她和小黑期待已久的女孩终于来了。

  伤感的是,太姥姥这两年身体每况愈下,这两天又病了。

  芊默很怕,怕太姥姥会看不到自己女儿的降临。

  九十多的老人,尽管很注重保养,但依然难以控制身体各项技能的老化。

  希望这个孩子的到来,能够给太姥姥一些动力,帮她撑过这一年,然后又一年,一年又一年...

  俩人去看了太姥姥,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老人,老太太高兴的笑弯了眼,声称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再撑一年,撑到给小丫头摸摸骨,看看这孩子是不是带天命来的。

  从太姥姥房间里出来,芊默的心有点堵堵的。

  “小黑啊,等咱俩老了,你一定要撑着,不能比我先走,我怕我没太姥姥这般坚强。”

  “嗯。”于昶默点头。

  心里却加了句,他只多等她一天,不能分开时间太长,怕追不上她,怕来世遇不到。

  当然,距离那天的到来,还有好几十年,他现在要做的,就是在这几十年里,珍惜每天的幸福日常。

  “妈妈!”于霆宇拎着一个网兜亢奋地跑过来。

  网兜里竟然装了三只大螃蟹?

  “给妈妈!”这三个字,小家伙说的太骄傲了。

  “哪里偷的?”小黑挑眉。

  心说儿子难道跑到小区的池塘里浪了?那就离挨揍不远了。

  “给爷爷捶背!给奶奶端水,给姥姥捏腿,给姥爷拔草!”

  小家伙骄傲的简直想上天,跟太阳肩并肩。

  这都是人家辛辛苦苦劳动赚得零用钱买的哦!

  芊默感动,抱着儿子暖心不已。

  “怎么会想送妈妈螃蟹?”

  “因为爸爸经常问妈妈,要不要吃河蟹嘛。”爸爸能给的,人家也能给!

  凭自己的劳动所得哦!

  芊默脸一红,瞪了于昶默一眼。

  有孩子后俩人也总是要注意下影响嘛,不好当着小朋友太过那啥,所以有时候芊默忙着做项目晚回家,小黑就打电话。

  问她要不要吃和河蟹,芊默一听就知道这是要憋坏了,赶紧抽点时间...

  蒸一蒸螃蟹。

  谁知道这小家伙都听进去了?

  “谢谢你送妈妈的礼物,不过妈妈现在不能吃。”

  “why!!!!”小家伙受到了暴击。

  小黑握着他的小肉手放在芊默还平平的肚子上。

  “因为妹妹在这里,妈妈这几个月不可以吃螃蟹。”

  “妹妹?”于霆宇一愣。

  是跟诺诺姑姑家里那么可爱的小家伙吗?

  他对圣诞老人许下的心愿,就这样实现了吗?

  “是的,妹妹,螃蟹会夹走妹妹哦。”

  于霆宇愣了下,看了眼手里的网兜...

  二爷跟陈萌刚好下班,小家伙眼睛一亮,拎着网兜过去。

  “爷爷,你介意要一份充满爱的‘狗剩’吗?”

  芊默和小黑同时一凛。

  妈耶,儿子闯祸了!

  陈萌年轻时瞎给二爷起外号,管二爷叫于二狗,所以二爷对狗剩这个词,十分敏感。

  芊默推推小黑,示意他随时准备上前抢救儿子。

  “哦?”二爷眉一挑。

  霆宇举起网兜,沮丧地说道。

  “打工赚钱给妈妈买的生日礼物,但是妈妈肚子里有妹妹了。”

  没人要的东西就是狗剩——姑父说的。

  宁久这货十分坑,总是鸟悄的给家里的小孩子们灌输各种乱七八糟的词汇。

  “默默有了?”陈萌喜出望外,拍拍自己老伴儿。

  “二狗啊,你看你多有福气,子孙满堂。”

  “爸爸说螃蟹夹妹妹...所以我把我的劳动果实,给我第二爱的爷爷和奶奶。”

  还想给姥姥姥爷哦。

  就是不知道爷爷奶奶介不介意这份爱的“狗剩”?

  二爷宠溺地揉揉他的头,“爷爷很高兴,谢谢你。”

  家里的小萝卜头多了,二爷也成宠孙狂魔了,冰山人设碎了个稀巴烂,抱起小家伙各种喜欢。

  芊默看这画面实在太温馨,忍不住笑了,于昶默也跟着笑,笑完了却觉得哪儿不太对...

  “那爸爸呢?”第二爱爷爷奶奶,还有姥姥姥爷,所以,他这个亲爸是充话费送的?

  “爸爸我也爱,但是你都有妈妈了。”小家伙纠结地看了眼小兜子。

  他没有那么多螃蟹可以分啦。

  最主要的是,爸爸不是经常跟妈妈吃螃蟹吗?

  应该没有那么在乎...吧~

  正文完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
友情链接:足球作文  澳门音响之家  蜡笔小说  足球封天  欧冠直播  皇家计算器  bv伟德系统  择天记  黄大仙屋  好彩客尊